當前位置: 首頁(yè) > 男生小說(shuō) > 科幻小說(shuō) >變異人 > 第一章 一個(gè)廣告引發(fā)的怪事
第一章 一個(gè)廣告引發(fā)的怪事
作者:貓靈   |  字數:2903  |  更新時(shí)間:2017-08-24 10:13:54  |  分類(lèi):

科幻小說(shuō)

太陽(yáng)曬得車(chē)廂里火熱火熱的,花草樹(shù)木都蔫巴巴的低了頭,隨著(zhù)微風(fēng)晃動(dòng)著(zhù),人也不好受,汗水順著(zhù)額頭流到嘴里,咸咸的,大熱的天,男人還好說(shuō),光著(zhù)膀子頂多不文明,女人就不行了,不過(guò)這年頭的女人膽子也大啊,越穿越少。

就在楊飛軒的前方,把著(zhù)扶手站著(zhù)一個(gè)小妹妹,二十來(lái)歲,哇靠,楊飛軒的心底發(fā)出一聲狼嚎,這妹妹衣服少得不能再少了,下面穿著(zhù)一短裙。

“干脆光著(zhù)得了?!睏铒w軒在心底暗道,為了這漂亮的小妹妹感到有些可惜,白瞎這么漂亮的小姑娘了。

一肥豬湊到了小妹妹的身后,隨著(zhù)車(chē)子的晃動(dòng)不停的蹭動(dòng)著(zhù),傳說(shuō)中的公車(chē)色狼……

楊飛軒看著(zhù)肥肥的大叔似與肥豬為近親,看起來(lái)同樣的蠢同樣的笨,一時(shí)正義感暴發(fā),出聲指責做出兇狠的樣子想要大打出手,正當他做著(zhù)美人投懷送抱美夢(mèng)的時(shí)候,誰(shuí)知那個(gè)小妹妹二話(huà)不說(shuō)一巴就撓了上來(lái),要不是楊飛軒閃得快,這對招子就廢掉了。

清純的小妹妹對他破口大罵,形如街頭小太妹,楊飛軒這才意識到,蠢笨的不是那個(gè)肥豬大叔,而是自己,人家喜歡這個(gè)調調,結果,是自己自做多情狗拿肥豬多管閑事,狼狽的逃竄下車(chē),楊飛軒只想對老天豎起中指,不過(guò)想想自己對于老天爺的敬畏,還是罷了。

二十郎當歲的楊飛軒是個(gè)典型的三無(wú)人員,無(wú)錢(qián)無(wú)車(chē)無(wú)房,而且還無(wú)相貌,長(cháng)相普普通通,身高一米七五勉強算中等,一張臉與帥搭邊,但是一雙小眼睛卻破壞了所有的帥感,任何女孩子第一眼看到的不是他的帥,而是他的小眼巴嘰,到現在他還與父母擠在那個(gè)不足五十平的舊樓里,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有車(chē)有房,至于美女,這年頭,有房有車(chē)還愁找不到美女嗎?

混日子的楊飛軒主要的工作就是在網(wǎng)上接一些雜活,虛擬的網(wǎng)絡(luò )騙子多,損失不少,但是卻也能賺個(gè)生活費。

“王八犢子玩意,這對狗男女,早晚被車(chē)撞死?!睏铒w軒滴咕著(zhù)湊近了ATM機,顯得有些猥瑣,兜里沒(méi)錢(qián),自然腰桿就不硬,每次來(lái)取款,感覺(jué)更像是偷一樣。

“等我有錢(qián)了,買(mǎi)個(gè)幾千平的大房子,車(chē)子買(mǎi)個(gè)奔馳買(mǎi)個(gè)寶馬再買(mǎi)個(gè)拖拉機,老子開(kāi)著(zhù)拖拉機拽著(zhù)奔馳寶馬?!睏铒w軒熟練的輸入密碼金額取錢(qián),一邊取錢(qián)一邊咬著(zhù)牙喃喃的自語(yǔ)著(zhù)。

刷啦啦,機器里傳來(lái)了點(diǎn)鈔的聲音,每次聽(tīng)到這種聲音,都讓楊飛軒有一種幾乎仰制不住想要將ATM機砸碎的沖動(dòng),這里面,得有多少錢(qián)啊。

?!p輕的一聲脆響,點(diǎn)鈔的聲音消失了,錢(qián)并沒(méi)有吐出來(lái),而是在屏幕上出現了一行字,楊飛軒的心里驚了一下,自己沒(méi)那么倒霉吧?難道卡被吞了?

“想買(mǎi)房嗎?想有自己的車(chē)嗎?想出入美人相伴嗎?想高人一等嗎?”下面是兩個(gè)點(diǎn)擊框,一個(gè)是,一個(gè)否。

楊飛軒愣了一下,這算什么事?銀行怎么還搞這一套?調查?還是什么?楊飛軒疑惑的四下看了看,身后的街道上行人行色匆匆,銀行大門(mén)緊閉,偶爾吐出幾個(gè)面色冰冷如臨大敵的儲戶(hù),一切的一切都跟往常一樣,并沒(méi)有什么異樣。

楊飛軒不由撓了撓自己的腦袋,伸手就按下了是的按鈕,不管怎么說(shuō),先把自己的銀行卡拿回來(lái)再說(shuō),里面還有好幾百塊呢,對于自己來(lái)說(shuō),那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。

?!p響聲當中,楊飛軒沒(méi)有等來(lái)自己的銀行卡,而是眼前發(fā)昏,ATM機的屏幕都開(kāi)始旋轉起來(lái),最后轉成一個(gè)黑色的洞口,洞口中傳來(lái)一股極大的吸力。

“我……我的血壓很正常啊……”楊飛軒想吼叫,可是這嗓子里像是堵了棉花一樣,正用力之間,突然一切的異常又都消失了,最后一個(gè)啊字一下子就從嗓間噴了出來(lái)。

“白日做夢(mèng)了?”楊飛軒看著(zhù)眼前的ATM機更是撓頭,可是怎么都覺(jué)得不太對勁,是的,這ATM機上布滿(mǎn)了厚厚的灰塵,屏幕也是黑漆漆的一片,自己的那張卡片就插在卡口上,伸手拔下來(lái),銀行卡都像是變得陳舊起來(lái)。

“這……這是怎么回事?”楊飛軒有些茫然的向四周望去,太靜了,靜得讓人窒息,沒(méi)有車(chē)子,沒(méi)有人流,身后的街道上停著(zhù)幾個(gè)疑似汽車(chē)的殘骸,甚至還有焚燒過(guò)了痕跡,地面都是灰塵,連周?chē)拇髽嵌甲兊冒唏g起來(lái),搖搖欲墜,雜草自街邊樓縫中擠出,長(cháng)得足有兩尺多高,簡(jiǎn)直就是一片城城市的廢墟,如果不是四周的影像還有一丁點(diǎn)的熟悉感,他真的會(huì )以為自己是到了另外一個(gè)世界,舉步?jīng)_到街道上,隨著(zhù)腳步的起落,灰塵揚起,放目四望,沒(méi)有任何活動(dòng)的物體。

跳上一輛公交車(chē)的破殼子,能看到的,除了廢墟還是廢墟,楊飛軒可是徹底的傻了,大熱的天,仍然覺(jué)得一股冷氣自尾椎直沖腦際,全身的汗毛都乍了起來(lái),啪啪,兩聲脆響,扇了自己兩個(gè)耳光,打得腦袋直發(fā)昏,可是眼前除了廢墟還是廢墟,不是做夢(mèng),曾經(jīng)繁華的東北大城長(cháng)春市現在看起來(lái)就像是一個(gè)死城。

炎熱的風(fēng)吹過(guò),揚起街頭幾張報紙,還有幾張粉紅的鈔票,風(fēng)吹過(guò)那呼啦啦的輕響聲都像是鬼片里磣人的音樂(lè ),楊飛軒現在不覺(jué)得冷了,只覺(jué)得全身冒著(zhù)涼氣,身體都有些發(fā)抖了,心臟發(fā)出砰砰的巨響聲,好像隨時(shí)都會(huì )沖破胸肌跳出來(lái)一樣。

這倒底是怎么回事?到底在哪?可是看看四周的景像,確實(shí)是自己熟悉的街道,街道兩邊看著(zhù)破舊的商鋪自己都曾經(jīng)逛過(guò)。

“嘿,哥們?!边h遠的,看到一人搖搖晃晃的向這里走來(lái),一身破衣服碎成了條條裝,不過(guò)好歹也是活人,楊飛軒心里一喜,招著(zhù)手高聲叫道,連滾帶爬的跳下車(chē)殼子就向那人跑去,“哥們,這倒底是怎么回事?”楊飛軒高聲問(wèn)道。

那身穿破爛的哥們發(fā)出兩聲低沉的嗬吼聲,緩緩的抬起了頭,楊飛軒倒吸了一口冷氣不由退了十幾步,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,任由地面上的破碎的柏油塊將自己的身體硌得生疼,眼前這哥們的模樣實(shí)在是太可怕了,干巴巴的臉上多處破損,露出死灰色的肌肉,一嘴的牙齒參差不齊,泛著(zhù)腐黑色,僵硬干枯的雙手指甲尖長(cháng),同樣也是那種讓人惡心的腐黑色,看到楊飛軒,張嘴便發(fā)出一聲嗬吼,沉沉的聲音悠長(cháng)陰森,邁動(dòng)了兩步,直挺挺的就向坐在地上的楊飛軒抓來(lái)。

“我的媽呀……”楊飛軒嗷的尖叫一聲,打了一個(gè)大大的冷顫,雙手在地上一撐,身子向后一滑,啪,腐黑色的一雙手爪扣在自己身前的柏油路面上,摳起幾點(diǎn)黑色的柏油,這哥們低吼一聲,手爪一縮,身子向前一竄呲著(zhù)一口腐黑的牙齒就向楊飛軒的命根要害咬了上來(lái)。

楊飛軒只覺(jué)得全身冷得要命,似乎要凍僵了一樣,也不知從哪來(lái)的力氣,雙手在地面死命一撐,嗖的一聲,竟然平平的向后退了足足有五米多遠,砰的一聲撞在路邊一輛轎車(chē)的殘骸上,本就腐朽不堪的轎車(chē)殘骸發(fā)出一聲痛苦的呻吟,轟然倒塌。

那個(gè)詭異的東西四肢著(zhù)地,竟然飛快的爬了起來(lái),呲著(zhù)牙向楊飛軒低吼著(zhù)撲了上來(lái),張著(zhù)嘴,還可以看到一滴滴灰黑色的口水不時(shí)的從牙縫中涌去滴落到地面上。

“媽呀,媽呀……”楊飛軒怪叫著(zhù),一個(gè)骨碌爬起來(lái),拼命的向遠處狂奔,那個(gè)詭異的東西也在后面搖搖晃晃的追著(zhù),雖然速度不慢,但是卻僵硬,很快就被楊飛軒甩得沒(méi)了影子。

“呼……呼……”楊飛軒靠在墻壁上死命的喘著(zhù)粗氣,腳上的皮鞋發(fā)出哧哧的聲響,低頭一瞧,卻是這墻壁上有個(gè)洞,一只又干巴巴骨頭似的黑手自小洞里伸出來(lái),摳弄著(zhù)楊飛軒腳上那雙并不昂貴的皮鞋,皮革暴起,甚至摳挖得腳丫生疼。

“靠你大爺的!”楊飛軒大著(zhù)膽子一腳踢出,啪的一聲,那只從洞口伸出來(lái)的手臂被一腳踢得變成詭異的扭曲形狀,枯黃中夾著(zhù)黑色的腐骨也撐破了干巴巴的皮膚,斷骨處,灰黑的骨髓流了出來(lái),滴在地面上,幾株小草迅速變成了漆黑的顏色。

低吼聲再一次響了起來(lái),那個(gè)詭異的東西追了上來(lái),最可怕的是,在他的身后,還跟著(zhù)十幾個(gè)同樣詭異的東西,也許只有玉皇大帝才知道他們是從哪里冒出來(lái)的。

按“鍵盤(pán)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(pán)右鍵→”進(jìn)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(dòng)